可有酒:第57章 父亲的爱

小说: 可有酒   作者:陈晓迪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胖仔,我长大了,要赚好多好多的钱,放在妈妈面前,跟她说:‘妈妈,小夕长大了,能养活您了!’    我兴奋的扑闪着翅膀,围绕着小夕打着转。

    老师让我们写篇作文,名字叫做‘父亲的爱。

’胖仔,你说我该怎么写?小夕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舞动翅膀的我。

    我想说,但说不出口,我是一只蛾,一只通灵性的飞蛾。

    扑打着翅膀落到莫小夕的肩头,看着她写着那篇作文:    父亲的爱    拳拳爱子之心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父亲是避风港。

    父亲的爱犹如一座巍峨的雄山,在风雨中呵护身上每一棵树木,每一片绿叶,他是那么的坚强,可是当他流泪的时候也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哭诉。

父亲就像一个人生的路标,引领着我走向光明的未来他脸上的皱纹道道都是由心血化成,在阳光下那么刺眼,却又那么美丽    父爱如山,高大而巍峨,让我望而生怯不敢攀登;父爱如天,粗旷而深远,让我仰而心怜不敢长啸;父爱如河,细长而源源,流淌心尖不敢涉足。

父爱是深邃的、伟大的、纯洁而不可回报的然而父爱又是苦涩的,难懂的、忧郁而遥不可企及的。

    空山闻雨曰:父爱之所以伟大在于――父亲的肩似山,任你依靠;父亲的胸似海,任你畅游;父亲的手似舵,任你航行;父亲的心似铁,任你敲打;父亲的情似酒,任你陶醉;父亲的爱似棉,任你牵扯,而父亲唯一不能给你的是他坚强且多情的眼泪!    一株茉莉也许没有沁人心脾的芳香,但它永远会让你感到清新,感到幽雅,父爱就是这样,犹如茉莉一样静静地开放。

无论你在何方,父亲那慈爱的眼睛定会伴随你一生。

    然而有一天,母亲告诉我,父亲他不在了    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    (本章完)。

    痴痴的看着心中的月亮。

    身不由已的,忍无可忍的展开了翅膀。

    忽然,    扇动双翅,向麻油灯飞去    弹指流年,拂歌尘散,消瘦了思念。

轻触琴弦,如风之纤细,思念为谁断?绕指的情愫,一生的眷恋,在琵琶和鸣中,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岁月的留恋。

情到深处,孤寂难掩,耳畔的呢喃似花落时一声轻叹。

情缘诉不尽笙箫,一世寂寞谁人怜,朦胧中四下里无声蔓延。

掬一泓流水,携一律清风,在花笺里染了斑白。

    我的翅膀抚摸不到那团火苗,因为被透明的玻璃灯罩隔离着。

但我能感受到它那暖暖的温度,亲近的让我不得不靠近,暖和的不得不让我去探索。

    我想钻进灯罩,和它来个近距离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胖仔,你干嘛?这是火,很危险的!莫小夕被我扑打的翅膀惊醒,不停的提醒着我。

    是啊,这是火,能焚身欲已的火。

如果没有莫小夕的提醒,入了魔的我会不会随火尽情放肆燃烧,也许,会吧!    挥舞着翅膀再次落到莫小夕的肩头,莫小夕可爱的触摸着我的触角,我也热情的回应着她。

就像男孩和女孩热恋般的纯情暧昧,空气中的气息都是那般的楚酸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