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零空间小神医:第二五七章 前程往事

小说: 九零空间小神医   作者:一抹冰绿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王婆听到这话,浑身发冷,心紧紧揪在一起,突然觉得喘不上气,人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安夏愕然地盯着倒在地上的王婆,有些郁闷,自己有这么可怕吗,她还被自己吓晕了不成,算了算了,先把她弄进屋子里,弄醒了赶快谈事情,她觉得还是不跟王婆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可当她吃力地把王婆扶到屋里放在床上后,她才发现王婆的脉象有问题,脉搏仿佛被人用脚踩住的橡皮管,一会儿脉搏微弱一会儿正常,而且这个微弱到正常之间的节奏混乱,脉浮于表。

    安夏又仔细检查了王婆的眼睑、手掌心,再次拿脉后,她终于明白王婆脸色这么难看是怎么回事了,她脑袋里有阻滞气血流动循环的东西,压迫神经,这东西也许是实物也许是淤块,或者是组织液积压之类的。

    王婆闻到一股浓烈的薄荷油味,在清凉中慢慢醒来,看到安夏坐在床头,她吓得拼命摆手,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,我还没做,我啥都没做。

    安夏好笑地看着王婆,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怕鬼,王婆,你最近是不是总是头疼?

    啊?王婆怔了一下,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这个疼痛来时,是不是觉得脑袋发胀,胀得就跟要爆炸似的,可胀过之后,有仿佛有人用密密麻麻的小针扎你的后脑勺,整个脑袋连摸都不能摸,疼得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王婆突然反应过来,安夏给自己吃毒药还能解毒,现在又把自己发病的症状说的分毫不差,难道她、她会看病?

    求求你救救我,安夏,你能看病对不对,你能发现我生病,你一定能救我对不对。求求你救救我,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,但我最后按你说的,我全交代了,我这辈子没做过丧良心的事,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求求你救救我。

    安夏突然推来王婆的手,一双眼睛阴沉不定地盯着王婆,盯得她心里发毛,低低的声音响起,王婆,你这辈子真的没有做昧着良心的事?到现在了你还敢骗我,我凭什么救你!

    安夏凌然的目光,仿佛能洞穿王婆的灵魂,她只觉得自己的一切,在安夏的目光下避无可避,她这辈子真的做过一件缺德事,可、可她一直觉得这不算件缺德事,要不是她,安家业也未必能娶上媳妇,从某种角度说,那时候已经接了三房儿媳妇的老安家,穷的叮当响,要不是她撮合,安家业不知道要打光棍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王婆目光闪烁,安夏一看,居然还真有,这个老婆子真是不死心,每次都想骗自己。

    我不逼你说,你就是亏心事做多了,才会头疼,你这病再往下发展,疼的频次和痛感会越来越强烈,最后压迫神经,轻则瘫痪,重则脑出血死亡,当然你可以去医院看医生。

    不,安夏,求求你救救我,我说,我说。

    安夏正襟危坐,望着眼前的王婆,等着她说出给梁来弟介绍屠夫这件不靠谱的事。

    王婆低着头,不敢看安夏的眼睛,眼神闪烁内疚,这件事其实我也是好心,你不知道,当年你外公给三个儿子接媳妇,家底已经掏空了,到了你四舅那,根本没钱娶媳妇,要不是你四舅长得讨喜机灵,人又老实肯干,周翠兰家也不会这么轻易答应这个婚事。

    按下啊眼睛越等越大,等等,你说,我四舅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王婆愕然,难道不是因为这件事找上门的。

    安夏眼中突然冒出一丝狠厉,你要是敢有半分隐瞒,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,告诉你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死的悄声无息。

    冰冷的眼神让王婆打了个冷战,她真觉得眼前的人不是安夏,眼前坐着的不知道是什么,可不管是什么,她都不敢招惹,于是便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从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周翠兰做姑娘的时候,就喜欢勾引男人,那时候她跟村里一个已婚男人在一起鬼混,被男人的媳妇抓了个现行,男人为了赢得原谅,跟周翠兰断了,此事倒也没张扬。

    周翠兰母亲也怕玩出事情,便把女儿圈在家中,但没过几日,周翠兰发现自己怀孕了,那时候去医院打胎,都需要开具证明,夫妻双方带结婚证才行,周翠兰一个姑娘未婚先孕,打胎都没门路。

    周翠兰母亲想了不少办法,可孩子牢牢待在肚子里就是不肯下来,最后没办法了,老太太央求王婆给姑娘找个老实人,给了王婆一个金戒指。

    于是王婆就想到了安家业,一是老安也找了她,请她帮忙给儿子留意一下,有没有合适的姑娘,不要太多彩礼的那种,因为那时候的安家,确实拿不出太多钱了。

    而周翠兰家又急着嫁女儿,不然肚子大了,丑事就穿帮了。

    手边儿一男一女正好合适,王婆就把安家业介绍给了周家。

    大晚上,安夏白嫩嫩的皮肤在闪电下看着青白青白,要不是扶着门框,王婆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闪电照亮了安夏,同时也照亮了王婆,安夏才发现,王婆的脸色怎么那么差,黑白黄三色全都出现在脸上,这是重症的表现之一。

    王婆,不认识我了,我是安夏。

    听到说话声,王婆才缓过神来,要是安夏不说话,她差点以为是什么讨债的厉鬼,自从上次跟乔冬梅联手害过安夏,被安夏收拾后,她真的有些惧怕这个小姑娘,年纪轻轻可手段十分邪性。

    每每睡不着的夜晚,想起之前的事,她总觉得跟做了一场梦一般,要不是当初身上的青斑那么明显,她真的以为安夏是吓唬自己,也让她觉得安夏诡异,诡异到她不敢接触。

    你来干嘛,我啥都没做。

    安夏暗笑一下,这王婆胆量这么小,以前是怎么敢做害人的事情的,我来自然有我来的道理,你是不是最近又想害人了!

    王婆后退一步,你、你到底是人是鬼?你不是安夏,你是附在她身上的鬼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