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江湖兴风作浪:第三百一十三章 卓沐风,有种就留下!

    从另一个方面讲,这也证明了各大顶级势力对门下旗帜人物的看重,谁都不想让自己的人输给对方,可谓分毫必争,连口头上的便宜都要占!

    卓沐风啧啧感叹,斗到这个份上,也不怕丢了顶级势力的牌面,就差撕破脸了。可他又哪里明白各大顶级势力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    你不争,别人也要争,不进则退,不打则伤,有时候一旦进入了某个圈子,很多事情都会身不由己,根本就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众人原以为这场热闹很快就要散去了,铁血盟,苗家,乃至三江盟都准备离场,岂料就在这时,一道加持了内力的声音传遍四方。

    卓沐风,有种就不要走!

    整个暖阳湖四周,乃至暖阳山上的人潮,原本嘈杂的声响俱都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吼所掩盖,人头顿时一阵攒动,随后是更大的喧嚣。

    说起来,卓沐风在江湖中并没有什么出彩的战绩,放在其他地方,听到这个名字,或许仅会让人觉得耳熟。

    但此地是姑苏城,赶来观战的武者,七成以上是附近的人,自然都听说过卓沐风,知道他是巫冠廷的义子,所以才越发让人好奇。

    一群人突然小范围后退,怔怔地看着刚才的喊话之人,不是别人,赫然就是紫华城的年轻弟子柯俊侠。

    柯俊侠身边的长老连易,似乎对他的喊话一点都不意外,反而老神在在地抚着长须,目光越过人潮,落在孟九霄身上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是懵逼的,完全搞不懂柯俊侠吼这一嗓子是干什么。

    而全场最懵逼的当属卓沐风,想破他的脑袋都想不到,在这种场合下,居然会有人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出名,也没兴趣在众目睽睽之下出风头,干脆当做没听到,继续闷着头往前走,结果没走两步,一只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,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卓沐风回过神,发现是孟九霄,苦笑道:孟大伯,战斗已经结束,我们得回去向义父复命了。

    孟九霄神情怪异地看着他,摇头道:不急,但是刚才紫华城的小辈喊了你,你不应付一下吗?

    卓沐风道:那个家伙简直莫名其妙,我不想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孟九霄面带赞赏:你这种心性是很好的,但是沐风,事情也要分开看。

    说话间,面色逐渐郑重起来:你若就这样走了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怕了对方。须知你代表的是三江盟,对方是紫华城,三江盟不惧紫华城!

    卓沐风听得一阵无语,不是吧,他真的只是不想理会某些人而已,怎么就上升到三江盟怕不怕紫华城的问题了?

    难道今后谁来吼一嗓子,自己都要理会不成?哪有这样的道理?

    卓沐风总算是切身体会到了各大顶级势力之间的斗争,真是连丝毫的面子都不能损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这个三江盟大少爷的身份,简直就是个靶子,不管他承不承认,似乎都成了三江盟在江湖中的一个标志,怎么应对旁人,都开始不由自己的意志决定了。

    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可也知道,自己享受了三江盟的资源和便利,现在想脱身也来不及了,他也做不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凶猛强劲的血色拳头,毫无花假地砸在明黄色刀芒之上,时间好像停顿了几乎不存在的片刻。

    仿佛诸多气泡被戳破,又似铁块被烈火焚烧时发出的滋滋声,在一双双瞪大的眼睛中,血色拳头裂开,一缕缕黄色刀芒顺着拳头的交织裂缝,从不同方位刺向一拳用尽后气势大衰的铁云戈。

    然血色拳头尽管裂开,但威力仍未散去,竟也在同时击溃了明黄色刀芒。

    在斑驳破碎恍如玻璃的光华中,血色拳头不断被刀芒削弱,体积越来越小,但速度不减,在空中划出一道血色长虹,快到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满脸苍白的苗向君发出一声如雷沉喝,双臂肌肉鼓胀,手中异形刀格挡在身前,表面燃烧着一团扭曲的透明烈焰,护持周身。

    少有人知道,正是巫冠廷的出手,才助苗向君领悟了八苦神功第二苦,并将第一苦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就连苗向君都不得不承认,自己恐怕早就败在了铁云戈的手中。

    磅磅两声,几乎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血色拳芒将透明火焰击出了一个大洞,大洞尽头,异形刀表面火星闪烁,苗向君闷哼一声,长刀差点甩手飞出,拳劲仍有一丝余势,贯入他的胸口,将苗向君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大哥!苗向禹大叫,脸上的表情既惊且急。

    苗立的老脸也很不好看,衣袖中的拳头握紧,差点就忍不住出手,双目死死地盯着场中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对面的铁云戈同样横飞出去,在刀芒的冲击下,一道血痕从左肋部位一直延伸到了右肩,猛一看去,整个人都仿佛分成了两半,一蓬血雾喷洒而出,落入暖阳湖,又很快被稀释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